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香港免费资料 > 京剧中的“嘎调”

http://spiderturk.com/gd/54.html

京剧中的“嘎调”

时间:2019-08-04 22:19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由内容质量、互动评论、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,勋章级别越高(),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。

  原题目:京剧中的“嘎调”

  嘎调是指京剧唱腔里,用出格拔高的音唱某个字所唱出的音叫嘎调。有时为了强化人物的情

  感,在唱腔中设想了大幅度的翻高腔——“嘎调”。用于唱嘎调的是阴平字。如:《四郎探母》

  《坐宫》【西皮散板】杨延辉唱“站立宫门叫小番”一句中的“番”字是阴平字,这个“番”字

  比前一个“小”字翻高了五度;《沙家浜》“此一去呀”的“去”是去声字,不宜高唱,于是就加

  了阴平的“呀”字,“呀”用嘎调唱出,同样达到了强化人物感情的需要。在京剧唱腔中,凡是用

  凸起拔高的音唱某一字时,习称嘎调。如《红灯记》中李玉和唱“我迈步出监”一句中的“监”

  京剧《四郎探母》是脚色齐备,唱腔动听的老戏,老年伴侣曾经看了几十年,百听不厌。最

  脍炙生齿的就是铁镜公主为杨四郎盗令之后,台上大锣连打“串锤”,起西皮快板。杨四郎撩袍

  挑袖,站立于宫门,心神激荡时所唱的“叫小番”。这一声“嘎调”犹如青尖锐剑,直刺清空。

  很多观众专听这一口子,成为评价演员艺术凹凸的主要标记。

  这出大戏,从清朝唱红,不断唱到此刻,老一辈老生名家以及现今舞台上的中青年演员,“小

  番”叫了一百多年,一直脍炙生齿。从声腔上讲,这一“名叫”要求演员在高八度音区上迸发出

  又亮、又长、又足的调子来,以抒发四郎延辉回营探母刻不容缓的感情。所以,这个迸发的“嘎

  调”,就必需是敞开胸怀,蓄足底气,收紧小腹、气出丹田,通过喉腔共识,迸发高、亮、美的

  从“小番”的叫法上讲,老生演员的艺术、先天前提分歧,师传、小我讲求分歧,其“翻”

  法也不尽不异。有人在“小”字一出,急速上翻嘎调,其“番”字如离弦之箭,直射清空,这是

  以“高亮”取胜。有的是在“小”字之后,拉长唱腔,再高迸“番”字,是以“足、亮”赢彩。

  还有的演员,好比五十年前的老唱片,已故老一辈艺术家管少华的“叫小番”,由于先天好,是

  采纳“楼上楼”的翻法,是在“小”字拖出长腔之后,又先在“番”字上拉长腔,以调理好气味,

  再高挑急翻,这种以“长亮”带高腔的翻法听着十分过瘾,有些痴迷京剧的伴侣可能还记得。

  其实,雷同“叫小番”的高音区“嘎调”,在京剧老生声腔中另有很多,如《定军山》里老

  生黄忠所唱“到明天午时三刻成功绩”一句的“天”字即是一例。

  在净、旦两个行当的唱腔中,也有不少足以喝采的嘎调音。

  老年伴侣记适当年已故名净金少山,嗓音先天,黄钟大吕,一启齿即是高音正宫调,所以他

  的花脸“嘎调”,游刃不足。《盗御马》里唱的“饮而已杯中酒”的“杯”;《捉放曹》里“恨

  董卓擅权乱朝纲”的“纲”;《锁五龙》里“忍不住好汉笑畅怀”的“豪”。《二进宫》里“保

  国度端赖你杨家父子兵”的第三个字“家”……金少山蓄气收腹,后直射喷出,成为一代铜锤嘎

  花旦也有不少冲动人心的“嘎调”,如久唱不衰的《玉堂春》,当苏三唱西皮慢板“此一去

  有死无有还”的“去”字时,从真假嗓连系的花旦行腔中,就会迸发出让人肝胆扯破的凄凉失望

  之感。在《四郎探母·见母》一折中,老旦演员扮饰的佘太君所唱“一见娇儿泪满腮”的“腮”

  字,嘎调急翻时,佘太君手拄手杖,全身抖颤之声、之情更是动人至深。《辕门斩子》一名《白

  虎堂》。高派老生(高庆奎)代表作在脍炙生齿的唱段“忽听得老娘亲来到帐外”中,杨延昭面临

  母亲的求情,先是委婉拒绝,继而耐心注释,最初激昂大方陈词。第一句,表示了因母亲俄然到来的

  惊讶。接下来的“迎娘、见娘、拜娘”,行腔徐缓曲折,唱出对老母的一片敬爱之情。“秦甘罗

  十二岁身为太宰,石敬瑭十三岁拜将登台;三国中周公瑾名扬四海,十岁上学兵书颇有将才,十

  二岁掌东吴水军元帅,他看着曹孟德贫乏英才,在赤壁用火攻神鬼难解,烧曹兵八十万无处葬埋。

  这都是父母生非神下界,莫非说小奴才是禽兽投胎?”以上十句向母亲申述斩子根由,喷吐无力,

  言之凿凿, 义正词严。“叫焦赞--”一声“嘎调”拔地而起,直冲云天,锋利凌厉,势不成挡。

  表示了本人言出法随、不殉私交的果断意志。前往搜狐,查看更多